首页 > 新闻中心 > 工作感悟 工作感悟
建立十大机制 防控不良贷款
发布时间:2010-12-16   被阅读

农村信用社(以下简称农信社)体制改革,无法逾越不良贷款这个历史难题,它直接影响和威胁农信社的生存和发展。更为严重的是长期以来因为缺乏有效的防控机制,在新发放的贷款中继续出现大量的不良贷款。本文就建立不良贷款防控机制,谈点粗浅看法,以斑窥豹,与同行商榷。

一、建立治理机制,遏制贷款风险

建立科学的法人治理结构,必须尽快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形成“三会”的有效牵制和控制。特别要重视健全权力监督制度,健全议事规则和决策程序,防止独断专行和决策失误。首先,规范产权设置,消除产权虚置。对农信社进行清产核资,对原有社员进行重新登记,以确认资产的所有权归属,以彻底消除这部分资产长期以来的产权模糊,让参股者与农信社结成利益共同体。其次,完善产权制度,多方筹集资本。在原有社员股本金的前提下,设置国家资本金、企业法人资本金、农村经济组织和农户股本金、员工股本金,投资人按比例承担风险的股份合作制,形成新的多元化的股本金。其三,完善治理结构,形成权责制约。建立党委领导下的社员代表大会、理事会、监事会。党委通过社员代表大会民主选举理事会、监事会,逐步形成各自独立、各负其责、相与配合的决策机构、执行机构和监督机构,防范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

二、建立经营机制,创造良好环境

(一)营造好外部经营环境一是建立长期的政策扶持制度,以增强农信社的积累能力。二是清理整顿行业歧视性政策,以提高农信社的社会地位。三是加快农信社名称改革步伐,以增加农信社的投融资渠道。

(二)建立好内部经营机制。一是成立资产管理公司,对不良资产进行剥离。二是完善贷款定价机制,吸引优质客户,减少不法客户数量。三是探索成立具有地方特色的农村合作组织,以确保农信社在农村的优势地位。四是彻底扭转经营理念,从“互助合作制”走向“股份合作制”,积极探索适合农村实际的运营模式。五是创新贷款模式,开发农民欢迎的贷款品种。

三、建立信用机制,争取政府支持

一是加快建立和完善信用监测制度,设立信息共享的“黑名单”库,加强信息的横向沟通;二是强化信用奖惩制度。对于逃废债企业,内部通报、公开曝光、联合制裁,加大失信行为的成本约束;三是建立全国统一的银行账户管理制度。使违规开户、多头开户、逃贷、逃债行为无路可走;四是完善信用法制建设。加紧出台保护有关债权人的法律法规,确保信用关系中债权人的利益不受侵犯;规范企业破产、改制等行为和程序,保护债权人利益;加强执法力度,以法律的形式打击逃废债务,维护法律的权威;五是争取政府支持,使政府出面整顿规范信用行为并自觉规范自身行为,建立社会信用秩序。使当地政府有切肤之感,信用环境好,金融的支持力度就大,反之,当地的经济建设就搞不上去。

四、建立人才机制,造就信贷队伍

人力资源相对充足,人才资源严重匮乏是农信社目前人力资源的现状,管理人才和信贷人才的匮乏是导致不良贷款产生的根本原因。一要引入竞争机制。撤掉干部的铁交椅,实行公开竞聘,赛场选马,增加人才选拔任用的公正度、透明度,做到优胜劣汰;二要引入盘活机制。着眼挖掘现有人力资源的潜力,大力倡导和鼓励学历再教育,提高职工的学识水平;三要引入人才机制。要引进高学历、高层次的管理人才、信贷人才、科技人才充实到各个层面,发挥作用;四要引入退出机制。采用“末位淘汰”、内部退养、病养、买断工龄等措施,裁减冗员,以“吐故纳新”;五要引入合同机制。实行全员劳动合同制,建立公平合理的用工机制,实行同工同酬;六要引入分配机制,完善员工等级制,彻底打破平均工资和官本位制。

五、建立反腐机制,防范道德风险

首先,对已经形成的信贷腐败问题。一是杀一儆百,震慑腐败。在追究信贷第一责任人的同时,还要追究相关领导者的失职、渎职责任,决不姑息养奸。其次,对于情节轻微的案例。一是采取自己先垫资,然后再追讨贷款。二是看追回贷款的快慢、多少,视情况给予当事人处理。三是把处理结果公示以众,以起到警示作用。其三,营造治理信贷腐败的环境。形成信贷腐败的原因只有两个:一是意识,二是机会。二者缺一不可,所以,阻断二者之一,就能有效的预防信贷腐败。一是消除产生腐败行为的意识。组织信贷相关人员参观监狱,让其“算好四笔账”:政治账、名誉账、家庭账、经济账。通过算账,最大限度地消除腐败意识。二是消除产生腐败行为的机会。推行阳光信贷工程,公开信贷流程、公开信贷结果,让信贷过程在百姓的监督下进行;推行信贷人员交流,从中发现问题,暴露问题。

六、建立制约机制,规范操作行为

内部制约是保证各项法规、政策、制度全面贯彻执行的重要手段。首先,建立纵向制约机制。一是业务操作过程控制。主要是业务操作环节之间的连续性、传递性、系统性的控制。二是授权控制。从主任到员工必须经过授权和批准才能对有关业务和事项进行处理。其次,建立横向制约机制。对农信社内部不相容的职务必须分工负责,不能由一人兼职,如贷款审批过程。其三,建立岗位制约机制。一是人员控制。办理各项业务都要经过换人复核或验证,相互监督。二是文件控制。三是记录控制。每项业务的发生都要有记录,使其具有可核实性。四是岗位控制。每个岗位都要明确职责,责任到人。五是轮岗控制。不定期地进行岗位转换。其四,加强监督制约。一是每项信贷业务至少是双人调查的事前监督。二是坐班会计的临柜事中监督。三是贷后复查的事后监督。四是交叉审计监督。五是纪检监察部门的纪律监督。六是群众参与的民主监督。七是聘请社会人员的社会监督。八是监事会依照章程的法定监督。其五,严格责任追究。对违章违纪者,严肃惩处,不姑息,不迁就,不心慈手软,让信贷员自觉规范其行为。

七、建立考评机制,明确利益分配

建立考评机制重点是解决“效率”问题。一是目标必须具体明确、适当,且要事先制定;二是需要以能力和个人目标的实现而得到满足。三是积极性的调动是实现目标和追求目标的过程。四是组织的领导人要使各级人员都能看到并达到个人的目标。五是目标既要有一定难度又要切实可行。六是通过缩短目标实现的时间和对目标的实现情况进行不断的反馈来强化目标的作用。

八、建立营销机制,促进良性循环

首先,转变营销观念。一是加强全员营销意识。让员工学习其它行好的营销方法,学会强制营销;二是网点建设要按照顾客至上的原则装饰;三是主动出来,与农民交朋友、与企业家交朋友,了解他们的信贷需求,在其产品有市场、有销路、有效益的高速成长性时,及时给予信贷支持;四是通过现有的顾客圈,挖掘潜在顾客,以其形成信贷营销的良性循环;五是实行批发与零售业务相结合,优质企业与个人消费客户相结合,国有企业与民营、私企相结合,主动营销农信社的金融产品;六是在营销实践中,不断创新贷款品种,使贷款效益最大化。其次,积极消化历史包袱。一要健全组织。成立盘活不良贷款领导小组,具体负责了解不良贷款的底数,并分解、落实、检查、督导。二要摸清底数。进行全面彻底排查并逐笔建立台账,为盘活工作提供准确的依据;三要落实第一责任人,实施问责制。责任贷款在规定时间内收不回来的,责任人下岗停薪清收,只发基本生活费,不得提拔重用;四是从内部施压,强力清收。本着谁说话、谁介绍、谁担保、谁自贷、谁审批原则,指定期限收回。对造成损失的,要负责赔偿,构成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其法律责任;五是通过依法清收、资产置换、悬赏清收、招标清收、输血清收、行政清收等手段,多策并举,积极盘活不良贷款。

九、建立激励机制,激发员工潜能

一是贷前激励机制。贷款安全收回,从收回金中提一定奖金,反之,扣发基本工资并离岗清收;二是贷后激励机制。将贷款回收与领导的工资、单位费用、贷款等指标挂钩,对新增不良贷款的信贷员采取下岗清收的处罚并未位淘汰,有个性问题并违法违规者将交司法机关。三是设立奖金池。即在收回的贷款本息中抽取一定比例的金额,分为三部分:一块直接用于信贷员的季末奖励,一块用于信贷失误后的填平补齐,一块用于终身奖励,待退休时一并发放。以此提高信贷员的责任意识;四是产权激励。在股权设置中,经营者以股权奖励,在每年的盈利中,拿出一定的比例给管理者,多盈多得,少盈少得,与个人利益挂钩,以消除信贷管理者的烂账无所谓意识。

十、建立借鉴机制,创新防控模式

孟加拉国银行家穆罕默德·尤努斯,以其创立的格莱珉银行模式,颠覆了银行传统的“二八定律”和“嫌贫爱富定律”,使众多穷人摆脱了贫困,被诺贝尔奖委员会授予“2006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格莱珉银行的成功,对于同样服务于“三农”的农信社有着很强的借鉴意义。其控制风险的办法对我们具有很多启迪:

一是以尤努斯为首的高素质团队。尤努斯在吉大港大学毕业后,在母校当了五年的经济学教师,1965年获得富布莱特奖学金的资助,1976年创办了被称为“穷人银行”的格莱珉银行。格莱珉银行的管理团队基本上都是尤努斯的学生,整体素质较高。

二是以五人小组为基础的贷前风险控制模型。其一,格莱珉银行要求农民以5人为一小组,形成同一社区内社会经济地位相近的贫困人口在自愿的基础上组成的贷款小组(以贫困妇女为主)。这种组织有点“株连”的性质,从而形成“利益均沾、风险共担”的机制。如果这个组织的一个成员借款不还,其他成员有义务为她(他)还款,但这个成员会被清除出这个组织,永远不得再申请借款。这种机制激励每位组织成员努力利用好贷款,并积极还贷。其二,农民贷款小组相互帮助选择项目,相互监督项目实施,相互承担还贷责任。贷款小组的成员如果想获得贷款,她(他)必须先选好项目;如果没有项目,则申请不到贷款。

三是分期还款、分担风险模式。格莱珉银行根据借款人的需求发放无抵押的、短期的小额信贷,但要求农户每星期分期还款,从贷款一周后开始偿付,偿付数额是每周偿还贷款额的2%,还50周。在放贷的同时要求客户开设储蓄账户,存款金额在还款时会达到一定额度,在此基础上,格莱珉银行再加倍放贷,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必须购买格莱珉银行的股份,从而成为该行的股东。

四是持续支持,直至盈利。当格莱珉银行面临借贷者无法偿还到期贷款时,不是停止发放贷款,而是努力帮助这些穷人改变自身条件或周围环境,重新获得贷款,直至脱贫致富,偿还贷款。

五是复制模式,不断拓展。从1983年专门为穷人服务的格莱珉银行正式创立,尤努斯的理论被实践证实有效可行。目前已向240万个孟加拉农村家庭提供了38亿元的贷款。有250多个机构在将近100个国家里基于格莱珉银行的模式运作。最为成功的是,格莱珉银行的贷款当中63%来自借款者本身的存款,58%的借款人及其家庭已经成功脱离了贫困线。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格莱珉银行模式对中国农村金融改革来说,更多是理念上的启迪。那就是改变现有的贷后追债的运行模式,重视贷前风险防控。

农信社如同一个饱经沧桑的危病老人,有“脑血栓”----缺乏高素质管理团队;有“心肌梗塞”----缺乏信贷核心人才;有“血脂稠”----缺乏人才流动机制;有“腿脚不利症”----缺乏创新和市场营销队伍;有“骨质疏松”----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有“糖尿病”----控制不好现有病情还能引发更严重的疾病等。面对这样一个危重病人,如不采取及时救助,综合治疗,使其自身尽快产生抗体,则会危及病人生命。

建立防控不良贷款的十大对策,就如同十支特效药,本着急病先治的原则,先治能够马上危及生命的“急症”,再治疗可能危及生命的“慢症”,最终使其自身产生“抗体”,使各组织肌能恢复正常,再通过强身健体,修练内功,就可与竞争对手角逐于金融市场。